颜颜颜颜梓翮

请勿上升真人,醇正双吴汪,不可拆,另喜欢乔叔放第三位,此外西皮很多萌点郅摩,骸云,伏德,大小白,利艾…(太多数不完)

© 颜颜颜颜梓翮
Powered by LOFTER

MV将我拉回

与大家是都吃了炫迈吧文刷刷的

双CHEN记

004
“关系户”陈浩琪被安排进陈新颖的宿舍,四人宿舍随着陈浩琪的加入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四人宿舍。同宿舍的还有刚见过面的张迪和一个叫黄圣杰的男孩子,就是不知道这几个黄圣杰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一个。
陈浩琪蹲在床下的桌子前收拾东西,国内的宿舍和他在TG的不一样,一个人的地方有限,他有些头痛怎么把两个行李箱的东西塞进对他而言空间不足的小柜子里面。
陈新颖这人,虽然有的时候看着挺自我的一个人,但偏偏是个典型的巨蟹座男生,家庭责任感很强,特别容易就动感情的一个人,在宿舍里也一向充当着照顾人的角色,看到陈浩琪收拾东西的样子,忍不住伸手帮忙。
再说陈浩琪,一向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东西,更何况是刚认识的人,但是看着陈新颖直...

我这个人呀似乎真心实意的喜欢什么的时候很少但偏偏像是真心一般认真除了一二三本命竟然真心实意的喜欢两个年纪小的弟弟这种情绪也是许久不见

今天不更文回学校没写完

这两天多了几位粉丝,吃惊,大概是因为我发了琪颖的文,不用关注我呀,我这个人很懒的,也许产一篇之后N就都不会有新文的,而且写的也不怎么样,都是兴趣啦

双CHEN记

003

陈新颖还未走到学生会的办公室,就看到一群人围在办公室前面,张迪骂骂咧咧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都给我住手!”陈新颖站在不远处,可是少年人的血气方刚让这群正在气头上的人谁都没有听,“*,我不想动手的,是你们太难搞哦。”

陈浩琪看着陈新颖动手拉开挡着他路的人,看着很粗鲁的样子,其实根本就没什么,拉开的时候还避开了周围可能导致划伤等的东西。大概是个蛮善良的人吧,陈浩琪事不关己地叼着烟,眯着眼吞吐烟雾。

“陈新颖,你来了正好,我就问问说好分配的场地,水,补充能量的食物你都给我批哪去了?”篮球社的社长松开拉着张迪衣领的手,抱着胳膊看向走到他面前的陈新颖。

陈新颖微微抬起了一点儿头,“我...

双CHEN记

002

陈浩琪走进这座南方的城市,适应过TG的温度,这座城倒是让他觉得不算很热,周围尽是些穿着短袖短裙的女孩子和穿着短裤清凉的男孩子,他穿着棒球外套,与这座城似乎格格不入。

“小叔叔,我快到了。”陈浩琪挂了电话后胡乱地揉了把头发,然后扎了一个小辫子在脑后。

陈新颖站在校门口一眼就看到了陈浩琪,毕竟这个天气还能穿着个宽大棒球服的“勇士”可少见,大概就是校长那个国外回来的亲戚没差了。

陈浩琪走近校园的门口,暖阳洒在门口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身上,那青年太过白皙,这样的距离看上去竟有些白的反光一般。

“陈浩琪?”软乎乎的清透的,却又疏离的,隐约藏着点敌意的。

陈浩琪先露出了两颗虎牙,笑的人畜...

双CHEN记

001

张迪吊儿郎当地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却并未点燃,身为学生会一员不能在学校随意地抽烟,他觉得陈新颖任命他做风纪委员长就是在折磨他,不就是开学的时候开玩笑亲了他一下嘛,孩子咋就那么记仇呢。

而陈新颖坐在桌子前面打了个小小的喷嚏,他揉了揉鼻子,继续听着班主任老师说校长亲戚家有个小孩从国外回来,要来学校念书,新颖你照顾一点,把他安排进学生会……陈新颖皱起眉,心底对这个还未能见面的男孩子抱有了些许的敌意,当初自己可是没少努力才竞选上学生会的职位,这个人凭什么做空降兵啊,这样走捷径,你说气不气嘛。

[十二点在学生会办公室等我。]陈新颖微微垂眼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收件人一栏写着张迪的名字...

我要写一篇双陈文,尴尬的事情,老坑没手感哭唧唧

For Double Oh,有意向长期约稿,无酬劳,只为双吴的小地方,愿意请联系我Q3358853516谢谢各位还在坚持着唯一的双吴的你们

舍友被窝放的满汉的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好看洗脑了hhh

晚安,我们世勋呐,提前祝生日快乐

挚爱有三,唯一感到对不起的就是点梗的大客户,留个记录,虽然写的超级烂

郅摩,可能完全ooc,逻辑废,剧情废,常识废,文笔废,BUG多,借剧情修改了部分设定,总体走自己的乱七八糟流,结尾强行扣题,考据党请忽视我。

《挚爱有三》
01
萨摩多罗恹恹地推开只吃了一两口的烧鸡,懒懒散散地趴在桌子上。
三炮新奇地拍拍李郅的肩膀:“我说老大,萨摩这是转性啦?咋的最爱的烧鸡都不吃了?”
紫苏无奈黄三炮武功奇高却神经大条这一点,小声道:“这人根本就不是萨摩。”
三炮眼睛瞪大,“不是!他......”
双叶颇有先见之明地捂住了三炮的嘴,“嘘,咱们还得靠着他找萨摩呢,你别让他知道了咱们发现他不是萨摩了。”
“可这不是萨摩,四娘咋能看不出来呢?”三炮还是没绕过弯来,生动诠释什...

双吴这个称呼对于我们来说是唯一,现在也乱七八糟的了,喜欢了五年的两个人唯一的称呼也要被占了嘛?呵,真想可怜自己...还有牛色也是,无言的心酸

本来三千可以搞定的内容被我拉扯到有点收不住的节奏

郅摩爱的粉丝群,大客户们,来这里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哟!

这个状态超久了

辛辛苦苦码的车,被电脑死机重启搞丢,我想去撞豆腐,码车的痛苦我不想再体验一次,然而说好要来一篇车,起床加油吧……哭

别光看表面
因为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情
cr.猫的树cattree

我在亿万目光中看向你,那是我最后能给你的最近距离...
心情不太好

看完西游伏妖小磕孙唐但是不磕新凡

夹缝中生存

角色拉郎

“Nicks!”
Nicks侧身从人群中穿过,对着喊自己名字的人挑了下眉,然后回过头挑衅的看向刚才故意撞上的高大男人。
男人粗鲁的推开阻碍他前进的人,愤怒的眼睛盯着戴上帽兜登上DJ台的瘦高青年,左手摸向放在腰间的武器。
一只毛发纯黑透亮,看上去十分蓬松小巧的猫咪轻巧地在人们的双腿间穿梭,毛茸茸的尾巴扫过女人赤裸的小腿和男人粗糙的裤子,它带着极强的目的性接近那个即将掏出口袋里武器的男人。
“喵~”猫咪小小的叫声淹没在电子音乐的声音之下。
已经从口袋中价格掏出武器的男人正要瞄准,手腕上却忽然传来剧痛,垂下手,他咬牙看向罪魁祸首,吧台上一只黑色的猫咪歪着头,一双异色的瞳仁看着他,透亮却让人觉得冰冷。
“小畜生。...

再见岬童夷

002涅槃
  柳泰武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目光所及不是医院雪白的墙壁,而是他将近十二年没有回过的老宅。
  头脑清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的视角比平常低的多,当他听到父亲和母亲的争吵时,他的目光一如当年那般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
  “回到十二年前了吗?”柳泰武接受的很快,大概因为一直被岬童夷影响着吧,微微侧过头,冷漠的看了眼说要杀了他的父亲,缓缓勾起唇角,面容阴沉,“再经历一次,还是很不舒服啊。”
  他转过身,细长的手指在扶梯的扶手上跳跃,有些事情又要做一次了呢,这一次,他依然不会后悔。
  接近六点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柳泰武静悄悄如同幽灵一般下楼,父亲坐在沙发上,电视中漂亮的女人咿咿呀呀的唱着,声音在黑暗...

再见岬童夷

001死亡
  柳泰武半靠着公共座椅,腹部的伤口涌出大量的鲜血,他喘着粗气,目光阴森却满满的都是自嘲。
  果然,车道赫说的对,只有一个岬童夷,不是由他终结车道赫,就是车道赫来终结他。他们这种人,除非死亡,否则根本就停不下来。
  “柳泰武!泰武!”
  柳泰武费力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是玛丽亚医生。看来,他果然有预见力,陪他走最后一程的人,是吴玛丽亚。不知道那个说不会因为他死亡而哭泣的女孩,会不会真的不再为他流泪。
  “泰武,柳泰武!”吴玛丽亚不敢相信刚刚还和自己通电话的青年,就是眼前这个因为大出血而奄奄一息的男人。
  “医生,谢谢你,没有在我背后,而是在我身边。”
  “柳泰武,你不要说话了!”吴玛...

茧九

  张艺兴的背叛使狼人这次的行动惨败而终,金钟国不得不远离贝岭城休养生息。张艺兴被他直接处死。
  之后没多久,顾安佑收到族人的传信回到族中处理事情。
  而鹿晗和朴灿烈几乎足不出户,甚至连房间都很少出。因为鹿晗的身体忽然变得很奇怪,他开始渐渐陷入越来越长时间的睡眠之中。
  与此同时,院子里的花卉莫名开始枯死,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生命力一般。
  吴世勋在发现种植的花卉开始枯死的时候,开始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观察这不同寻常的现象。
  吴世勋在花园的时候,吴亦凡总是在地下室上万本笔记中徘徊,那些来自于他千百年记忆的笔记本。
  很快,鹿晗的情况变成了他们当初所预想的最坏的时候,他陷入了完完全全的沉睡之中。
 ...

  除了当事人,没有人知道最后吴亦凡和金俊绵他们达成了怎样的协议。
  吴世勋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吴亦凡难得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一句话往往说两三遍他才能反应过来。他有种预感,他和吴亦凡不会走太远。
  在他们在一起的第四百一十二天,吴亦凡在吃过晚饭后,吻了吻吴世勋的额头,他的声音低沉,缓慢而又无比郑重,“世勋呐,我们分手吧……”
  吴世勋一把推开吴亦凡,漂亮的眼睛盯着吴亦凡,“你再说一遍!”
  吴亦凡没有躲开吴世勋的注视,他叹了口气,“世勋,我没开玩笑。”
  吴世勋冷笑,然后像是旁观了一场闹剧般,“吴亦凡,我们玩完了。”
  吴亦凡闭上双眼,手掌在身侧缓缓收紧,浮现出明显的青筋,他也不想...

1 / 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