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颜颜颜梓翮

请勿上升真人,醇正双吴汪,不可拆,另喜欢乔叔放第三位,此外西皮很多萌点郅摩,骸云,伏德,大小白,利艾…(太多数不完)

© 颜颜颜颜梓翮
Powered by LOFTER

不渴

他记得,不记得。

他冀望,他遗忘。

卓远之一个人慢慢地走进罗兰德学院303宿舍,现在的303依旧像是一年前那般。

唯一的不同,是物是人非。

他摸了摸颈上的银链,上面挂着两枚同款男戒,唇角微微扬起。

他慢慢地走上二层,曾经属于他的房间仍旧整洁,只是微微覆盖了一层薄尘。

旁边就是度天涯的房间,他推开门,里面是明显的阿拉斯特王国的风格,床上躺着金发青年。

青年的睡姿很漂亮,金色的发丝微微遮住恬静的睡颜,纤长的眼睫在白净的皮肤上打出浅浅的弧形阴影。

他伸出手,轻轻触碰青年的脸颊,眼底越发透出柔和而宠溺的深情。手指抚过青年眼睛下方的微青色时,顿了顿,心疼地抹了抹,似乎这样便可以擦掉那一点青色。

青年紧闭的眼忽然动了动,略有些迷茫,却随即便清醒了过来。

“远之?”

他只是微笑着看着青年,手掌抚上青年的脸颊。犹豫了一会儿,他靠近青年,低头在青年的额头印下浅浅的一吻。

“远之,是你吗?是你对不对?”

“度天涯,清醒点,远之他…”

青年抓起一旁的枕头砸向听到声音忽然进来的女人,“幸之雾,没有你的话,远之又怎么会离开我!”

幸之雾甩了青年一巴掌,“是,如果不是我不小心的话,就不会被抓,卓远之则不会为了救我而死,可是你想过吗,卓远之他会希望你这样活着吗?他不会。”

青年安静下来,抱住双膝,头靠床边蹲在床边。

幸之雾眼眶发红,转身离开。

他怜惜地摸摸青年的头顶,除此之外却无能为力。眼角扫到床头柜上他曾经亲手叠好的数百只千纸鹤,他拿起一只送到青年眼前。

青年看到纸鹤那一刻,眼睛亮晶晶的。

“远之…”

他不断的拿起纸鹤,在青年面前拼出一句他等了很久都没能说出的话。

“对不起,我爱你。”

青年愣愣的看着地面上的话,直到夜色朦胧,幸之雾再一次出现。

“再见。”

那是卓远之留给名叫度天涯的青年这辈子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
热度 ( 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