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颜颜颜梓翮

请勿上升真人,醇正双吴汪,不可拆,另喜欢乔叔放第三位,此外西皮很多萌点郅摩,骸云,伏德,大小白,利艾…(太多数不完)

© 颜颜颜颜梓翮
Powered by LOFTER

双月之夜
第六章☤双月之夜
日子终于趋于平静,然而没有人会真的以为这样的安宁可以持续,吴亦凡的苏醒,影响到了太多势力。
顾安佑时不时的会在吴家公馆附近发现行踪诡密的人,那些人之间似乎并不认识,大概是来自不同的势力。
鹿晗仍旧深居简出,除了吃饭的时间,几乎见不到他的人,唯一能够进入他房间的只有朴灿烈。
吴世勋偶尔会独自外出,回来的时候身上总会带着一些新鲜的血液,那些血液甚至还是温热的。但是大部分时间,他和吴亦凡形影不离。
吴亦凡每天除了审批一些文件,几乎没有任何事情,吴世勋在身边形影不离让他几乎忘记了那天突兀感受到的诡异的预感。
一切都好似没有异样。
金钟仁曾经以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一见钟情,然而,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一切都变得不同。
心脏一瞬间剧烈的跳动,陌生的感觉是金钟仁过去二十七年不曾感受过的。
他一点点的了解那孩子的生活,在那孩子看不到的地方,心脏随着那孩子的笑容而变得更加柔软。
这几天,他病态般的行为不得不终止。时不时侵蚀他全部神经的疼痛让他将自己困在自己家的地下室中。
“喂,还活着么?”
“活的好好的。”
金钟仁的声音带着虚脱的无力,半分钟前剧痛才消失,他现在简直就是案板上的鱼肉,可以任人宰割,但是他的词典里没有“示弱”这个词。
“今晚就是月圆之夜,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意志了。”
“我知道,放心,我死不了。”
还没得到那个漂亮的孩子,我怎么舍得就这么死去。
“真的不考虑我的提议么?”
金钟仁冷笑,一个不能确定结果的帮助,换取他一生的忠诚,这男人的如意算盘打的倒是够好。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需要。”
“原来你在忙这个。”
顾安佑从隐藏身体的地方走出来,要不是偶然看到鹿晗诡密的从后门离开,她也不会好奇的跟踪他,然后发现鹿晗正在做的事情。
鹿晗微微蹙眉,他还没有让别人知道这件事的打算,现在却不得不告诉他们。
“你怎么在这里?”
“凑巧罢了。”
“好回答。”
“嗯哼,亦凡他们这就要到了,你准备把事情告诉我们了么?”
鹿晗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还是太早了,不过还是必须说出,他需要绝对的信任。
“你应该也注意到了,最近那些围绕在周围的东西。有一部分来自狼人,而这个,是被遗弃的。”
“被遗弃?”
“狼人的觉醒期一般实在十五岁到二十二岁,但是他已经二十七了。最近才有了觉醒的征兆,这样的孩子,狼人一族是不会给他容身之地的。”
顾安佑厌恶的皱了皱眉。这样不就是相当于那些生下不健全孩子然后抛弃的父母么,完全就是不负责的表现。
金钟仁忽然闷哼一声,剧烈的疼痛又开始了。而这次的疼痛超过了以往的每一次,那是仿佛撕裂每一处肌腱,扯断每一处关节般的疼痛。
顾安佑从整间地下室唯一的出口向外面望去,一点灯光落下,莫名的不安。
鹿晗不动声色的在自己和顾安佑身边布下结界,金钟仁就快要变化了。
吴亦凡吴世勋和朴灿烈到的时候,恰好目睹金钟仁浑身的肌肉一点点暴涨,黑色的瞳仁一点点染上赤褐色。
“右右,你们没事吧。”
吴亦凡忍着对狼人味道的别扭感,对着靠近里面的顾安佑和鹿晗问道。
“我们没事,你们小心一些,这是他第一次变化。”
吴世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微微侧脸看向正在严肃的看着金钟仁的吴亦凡。他很确定,狼人的味道一定不对,不然吴亦凡不会有那么一瞬间皱了下眉,但是,他嗅到的味道除了有些杂草味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还不至于让吴亦凡厌恶。难道自己和吴亦凡有什么不同?吴世勋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朴灿烈,你保护世勋。”
吴亦凡靠近金钟仁的同时,头也不回的吩咐朴灿烈。
朴灿烈挑了挑眉,他还要保护鹿晗呢,不过看在吴世勋曾经是他想要收藏之一,就顺便保护一下好了。
金钟仁全部变成赤褐色的眼睛阴沉的看向吴亦凡,这男人让他从内心觉得不能靠近,有着强大的气场。
吴亦凡感受到金钟仁对他的戒备,眯了眯眼,这个狼人会是很好的助力,他直觉这个狼人会带给他惊喜。
“放松些,狼崽子。”
金钟仁听到吴亦凡对他的称呼,龇牙冲着吴亦凡呜咽着低吼了几声,有些警告的意味,也包含着变化过程中几乎难以忍受的疼痛的极力隐忍。
“哥……”
吴世勋忍不住叫了一声,金钟仁的样子让他有些害怕,不是源自力量的,而是气场,金钟仁的气场莫名的有些像是吴亦凡,带着上位者的威压。
吴亦凡看着金钟仁缩回正常程度的肌肉组织,和那双依旧是赤褐色转换为兽瞳的双瞳,笑了笑。
“我们找到了宝呢。”
吴亦凡想,大概狼人一族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抛弃了什么样的孩子,这孩子可是拥有最纯正古老血统的直系子嗣,那双眼睛,只有最初那个家伙才有。
金钟仁恢复意识的时候,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温度超过人类正常体温数倍,心脏跳动的速度也变得极快,嗅觉敏感,甚至空气里汽油混杂着古龙水的恶心气味。还有,微弱的甜蜜的气味。
“清醒了。”
金钟仁眯着眼睛看向面前的男人,血液里燃烧起一股强烈的战意。
“联手怎么样?”
金友善昂首看向空中的满月,血液里源自于上古时代的臣服意志渐渐清晰起来,他知道王族血脉觉醒了。然而,现在他却不能确定这个血脉是谁。
“焕伦,有谁最近在觉醒?”
“父亲,处于觉醒期的已经在上个星期完成了觉醒,这几天并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
“前阵子驱逐过一个废物。”
“谁?”
“金钟仁。”
金友善挥手打了金焕伦一个耳光,金钟仁可是金钟国离开之前亲手交给他代替抚养的,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族人驱逐。
“混账,你知不知道金钟仁他哥哥是金钟国将军。万一他出了什么事,金钟国回来之后我们怎么交代?”
“父亲,我……”
“去把他找回来,尤其现在我们正在准备对付血族公爵,绝不能让他们发现金钟仁。特别是他的身份。”
“是,父亲。”
金焕伦低下头,沉声应到。
一颗金色的光点炸裂在空气中。
鹿晗闭了闭双眼,指间浮现一颗金色的光点,随即化为虚无。
“最好先带走他。”
朴灿烈最先理解了鹿晗的意思,迅速上前反剪金钟仁的双手。
“有人在找他。”
吴亦凡点点头,用铁锁牢牢困住金钟仁的双脚。
顾安佑回头看向吴世勋,准备拉着他离开这里,不曾想却看见吴世勋神色异样的看着金钟仁。
“世勋?”
吴世勋有些茫然的抬头看向顾安佑,旋即便恢复了平常模样,他现在确定自己一定有什么地方和吴亦凡朴灿烈不一样。
“没什么,我们快走吧。”
顾安佑点点头,心里却默默决定回去就告诉吴亦凡。

评论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