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颜颜颜梓翮

请勿上升真人,醇正双吴汪,不可拆,另喜欢乔叔放第三位,此外西皮很多萌点郅摩,骸云,伏德,大小白,利艾…(太多数不完)

© 颜颜颜颜梓翮
Powered by LOFTER

再见岬童夷

002涅槃
  柳泰武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目光所及不是医院雪白的墙壁,而是他将近十二年没有回过的老宅。
  头脑清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的视角比平常低的多,当他听到父亲和母亲的争吵时,他的目光一如当年那般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
  “回到十二年前了吗?”柳泰武接受的很快,大概因为一直被岬童夷影响着吧,微微侧过头,冷漠的看了眼说要杀了他的父亲,缓缓勾起唇角,面容阴沉,“再经历一次,还是很不舒服啊。”
  他转过身,细长的手指在扶梯的扶手上跳跃,有些事情又要做一次了呢,这一次,他依然不会后悔。
  接近六点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柳泰武静悄悄如同幽灵一般下楼,父亲坐在沙发上,电视中漂亮的女人咿咿呀呀的唱着,声音在黑暗中竟然有些诡异的凛冽。
  柳泰武随意的扫视了一圈屋子里的摆设,一如记忆中老宅中规中矩的让人压抑的样子,不过曾经他用来杀死父亲的工具这一次并没有出现在现场,犹豫了片刻,他轻巧地走向厨房,从冷柜里掰下一节尖锐的冒着寒气的冰柱。
  “父亲,别怪我,是你的错啊。”
  柳爸爸忽然抬手伸了个懒腰,大大的呼出一口气,看了一眼冒出片片鱼肚白的天空,又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道,“已经六点半了啊,应该让柳泰武那小子起来了。”
  “父亲。”
  “你起来了怎么在这里站着?不是说起床之后要去书房看书么?你小子又不听话,嗯?说过多少次了,起床后第一件事去书房看书!家里这么大的产业还等着你接班呢!”柳爸爸顺手抄起沙发上的抱枕摔向柳泰武。
  柳泰武没有躲避,阴沉沉的看着父亲,忽然笑了起来,“父亲,我听够了,”他慢吞吞地走近,抬手将手里的冰柱狠狠地捅进父亲的腹部,“你要记住今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逼的。”
  “泰武!?”
  柳泰武冷眼看着父亲挣扎,十二岁的少年眼里冰冷如金属,“妈妈,家里进了小偷。”
  “什么?”
  “家里进了小偷,被爸爸发现了……现在去打警察局的电话……您懂了吗?”柳泰武冷静地转过身,看着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平淡的说道。
  柳妈妈忽然镇定下来,“我知道了。”她看着儿子的眼神,心底一阵阵的冷意上涌,这个孩子是个恶魔。
  柳泰武听着母亲唱作俱佳的向警察描述家里状况,听着她有模有样的向警察...未完

 
评论
热度 ( 3 )
TOP